PRODUCT NEWS
产品动态
返回上一级
任正非的寒气吹到了新加坡
2022.08.30

不远万里,拖家带口,以为到了四季如夏的新加坡,就能够告别国内互联网行业的阵阵寒气,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。


但没想到的是,刚下飞机,最先收到的却是offer毁约的消息。


这是近期不少Shopee准员工正在经历的真实事件,有些人甚至已经在新加坡当地租好了房子,结果被突然告知之前已经发放的offer将回收,“落地就失业”的段子变成了现实。


据不少事件亲历者在网络上的爆料来看,这次遭到offer毁约的有一些还是刚走出校门的应届生,岗位则多集中在算法工程师等后端岗位。


作为全球互联网行业一颗闪耀的新星,Shopee在近些年来不仅业绩增长迅猛,对于国内互联网人才笼络也极为大方,由于其总部位于新加坡,海外公司的背景也让不少国内互联网从业者心向往之。


但随着offer毁约事件的发生,这家昔日国内程序员都想“润”去的方外之地,也正在失去明星光环。


东南亚电商巨头“中国造”

对于不少从事跨境电商的从业者来说,Shopee的名字并不陌生,短短几年的高速发展,甚至为Shopee赢得了“东南亚小淘宝”的称号,2020年,Shopee更是蝉联东南亚购物类App年度总下载量、平均月活数、安卓用户使用总时长三项冠军。


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成立的Shopee虽然诞生于新加坡,但却有着鲜明的中国色彩,其创始人李小冬出生于天津,毕业于上海交大工程系,后加入新加坡国籍。


Shopee的母公司叫Sea,前身为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在大学时期创办的游戏对战平台GGgame,后来李小冬加入其中,陈欧因学业退出,李小冬一人率领公司转型,并于2015年推出了Shopee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Sea的高速成长也离不开另一大国内互联网巨头腾讯的扶持,在Sea成立的第二年,腾讯便下注投资,并将《英雄联盟》东南亚的独家代理权给到Sea,也正是因为腾讯在游戏领域的大力扶持,使得Sea发展迅速,短短几年便成为了东南亚地区排名前列的互联网公司。


除了腾讯之外,Sea的投资方中还包括有景林、高瓴等中国资本的身影。


2017年,Sea成功在美国上市,上市首日市值即达到50亿美元,此后更是有过市值突破1800亿美元的高光时刻,短短几年市值翻了数十倍,帮助投资者们赚到了丰厚收益。


除了资本层面的中国元素外,Shopee的高管团队中也有不少来自于中国,比如Shopee的CEO冯陟旻,他曾经担任过阿里旗下跨境电商平台Lazada的东南亚地区总经理兼首席采购官。


而纵观Shopee的崛起之路,也借鉴了国内电商行业的“下沉式”打法,甚至可以说是拼多多逆袭淘宝的东南亚版复刻。


Shopee刚刚推出之时,东南亚电商市场上已经有了Lazada这样成名已久的电商平台,但由于后者的目标客户定位在中高收入群体,这给Shopee留下了奇袭的机会。


Shopee凭借着对于东南亚市场的深刻理解,以补贴、低价的策略率先开路,通过深耕爆款品类吸引消费者,同时建立起了本地仓库与多方供应链渠道,最终成功超越Lazada,一跃登顶东南亚第一大电商平台,其移动版应用更是在2021年成为了全球下载量最高的购物APP。


但和国内互联网行业近两年遭遇凛冬一样,今年以来,Shopee也明显感受到了市场的寒意,去年年底,Shopee母公司Sea的股价还曾保持在350美元上下,但如今已经暴跌至60美元,跌幅超过80%。


根据Sea近期发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其净亏损已经达到9.312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净亏损的4.337亿美元超出一倍还多。


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多种多样,一方面来自于全球经济的持续下行,另一方面则是同类竞争对手的快速崛起,都使得东南亚本地的电商环境在急剧发生着变化。


而Shopee花费较大精力开拓的国际站点,也并未能取得预期中的成绩,今年3月,Shopee关闭了法国站和印度站,到了6月,西班牙站也宣布关停。


而伴随着业务关停同步而来的,则是一轮势在必行的人员裁撤。


今年6月,Shopee在内部发出致全体员工信,宣布对于“某些细分市场和市场的运营”进行人员优化。


具体来看,涉及到的优化人员分布地区广泛,除了东南亚大本营的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泰国之外,Shopee在阿根廷、墨西哥、智利、西班牙等地的团队都受到了波及。


另有媒体报道称,Shopee在泰国裁掉了300余名员工,几乎当地一半的Shopee都受到了影响,如此大规模的裁员甚至还引来了泰国劳工部的关注。


和其他国际站点人员优化情况类似的是,Shopee在新加坡本土虽然没有明显的裁撤计划,但似乎也没有再进行更大规模的招聘。


据品玩的报道显示,有多位Shopee员工表示,新加坡团队完成了Shopee从0到1的搭建后,中国团队被寄予了Shopee从1到10的期望。


从去年开始,Shopee在深圳快速搭建起4000多人的技术研发团队,这批员工中,有不少人都是原本就职于国内其他互联网大厂的资深研发,后来被Shopee高薪挖走。


在全球互联网行业的一片寒意之下,Shopee也和小红书一起,成为了去年国内唯二还在大举扩招的互联网公司。


但仅仅过了一年,Shopee大面积回收offer的事件就揭开了当前市场环境的残酷一面,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,没有哪家公司能够真正躲过危机。


比起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频频掀起热潮之时,国内互联网行业的职场文化在对外输出的过程中,却经常遭遇水土不服的情况。


有着大量中国背景的Shopee也并不例外,在不少中国高管空降至管理团队之后,一些国内习以为常的加班、绩效改革等措施也被带到了新加坡,这曾引起过不少本地员工的反感。


比如国内互联网公司经常奉行的OKR考核方案,在海外员工看来并不具备科学和公平的的基因。


一位Shopee新加坡职场的技术人员曾对媒体表示:“我能理解公司规模变大后需要有统一的绩效考核体系,这也是激励员工的一种方式,但Shopee的OKR衡量标准完全由管理层主观臆断,这就变成了控制人的手段了”。


事实上,这种跨文化差异所带来的水土不服,不仅仅是Shopee一家公司所面临的问题,其他互联网公司在向海外进军时,也都曾遭遇类似问题。


据《金融时报》的报道,短视频巨头TikTok在英国的直播电商部门,员工因为无法忍受每天超过12小时的工作时间,竟有一半的部门员工都提出了辞职。


而在国内,这种996的工作强度,在某段时间甚至都是各互联网大厂的标配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海外员工极度反感的中国式工作,极为容易拉低中国出海公司在海外的印象分,降低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美誉度。


而此次Shopee的offer毁约事件,可能会进一步放大这种负面印象。


但略显无奈的是,在全球经济环境持续不景气的大背景下,中国互联网公司除了裁员节流,又似乎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。


在华为近期的刷屏文章《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》中,创始人任正非就高呼:“今年年底利润和现金流多的业务,奖金就多发一些,不能创造价值的业务就是很低的奖金,甚至没有,逼这个业务自杀,把寒气传递下去。”


这实际上也反映出中国式公司的一贯做法,在外部环境尚可的情况下,公司内部管理能够展现出温和的一面,对于员工的工作任务分配和绩效方案考核也相对宽松,但当外部的压力传导至企业内部时,各种严苛的管理和处置办法就会相伴而来。


站在商业化的角度来说,很难用对错来评判这种行为,唯一的裁判就是公司的经营状况。对于Shopee而言,裁员和offer回收都势在必行,至于可能会产生的负面影响,也必须得让步于公司的未来发展。


小象企服.png


[声明]此文章来源网络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及时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!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!


关键词:小象企服小象国网小象智站小象企微、小象智信、小象外贸和小象良品商城



产品动态
文章正文中的关键词链接,你知道怎么做吗?
02-07 文章正文中的关键词链接,你知道怎么做吗?
百度不收录原因分析——Spider抓取篇
02-07 百度不收录原因分析——Spider抓取篇
产品标题对1688店铺运营的重要性
09-16 产品标题对1688店铺运营的重要性